施于器物的外部,如罐的肩颈、圈足盘(豆)的圈足等位置。圈足部的彩纹一般为以圆形镂孔为中心的放射线;肩颈部位多以组合纹饰出现,“太阳”纹引人注目;在手法上,点彩别具个性,往往与条纹、波浪纹相配合;一件扁腹罐的器耳上还出现一个“田”字符号。厚彩材质似为加有某种粘合剂的泥料,脱落后遗留乳白色痕迹,大都清晰可辩。
  黑光陶一般见于豆、罐两类器物,由于浙江晚期新石器时代有著名的良渚文化泥质黑皮陶,初见很容易相混,其实胎质完全不同,外露的光泽也是不一样的,但这种混淆至少说明在陶艺效果上不分仲伯。这种黑光的表面形态同样反映在一批外红内黑的器物上,如钵类器,内壁十分光亮,为江南其它考古学文化所不见,显然除了应用一般意义上的还原焰烧造技术外,还经过精心的打磨。器物上常见周正的弦纹、棱纹,分明使用了轮制技术,对于跨湖桥遗址所在的那个年代,接受这一事实至少是对旧有观念的一大挑战,因为以往的认识是在距今6000多年才有慢轮修正术。令人惊讶的是,在一件外红内黑的陶器的口沿部位发现用粘合剂进行修补的证据,粘合剂呈暗黄色,用料成分尚是一个谜。
  浙江文化信息中心 2004 © 版权所有 撰文:蒋乐平 设计制作:亿迪安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