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简体版 | 繁体版 | English

婺剧《白蛇传》在台湾一票难求
发布时间:2008-01-07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 苗青   字号:  
首届“台湾·浙江文化节”系列活动开锣

索票者络绎不绝
婺剧《白蛇传》到台湾的前前后后,最为忙碌的要算是筹办首届“台湾·浙江文化节”和《白蛇传》在台巡回交流演出的台湾财团法人沈春池文教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了。为了让首届“台湾·浙江文化节”系列活动的开场戏能一炮打响,让更多的台湾观众知道和了解婺剧和《白蛇传》,沈春池文教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想了很多的办法做宣传和推广工作。
工作人员早早地就通过台湾报纸、电视、电台等大众媒体向大家介绍,又上门拜会各机关、团体进行宣传推广,还印制了很多有《白蛇传》剧照、剧情简介、婺剧介绍和演出场次、地点等多种内容的精致的大小海报,放进饭店、书局、地铁等地分发、张贴;甚至在台北的凯达格兰大道和重庆南路等街道两边,插上有《白蛇传》剧照的彩旗进行宣传和告知。再加上2003年浙江婺剧团的知名演员陈美兰、吴光煜等曾来台湾交流演出过折子戏,也给部分台湾观众留下了美好印象。于是,婺剧和《白蛇传》在台湾有了相当的知名度,来人来电索票的与日俱增,即使加演一场(原本在台北、台南等地共演四场,现已增加到五场),也无法满足观众的看戏要求。
元月2日一早,有一位金华籍的老先生打来电话向工作人员要票,工作人员告知在台北的两场演出票都已经被全数索取,没有余票了。老先生不死心,又亲自找到沈春池文教基金会办公室,说是作为金华人连送到家门口的金华戏都看不到,实在太说不过去,也对不起远道而来的家乡人。无论如何得要一张票,让他感受一下家乡情,也让他有机会为家乡戏捧捧场。工作人员实在不忍心拒绝老人这样的要求,只得答应《白蛇传》在南投县或板桥市演出时,想办法为他解决戏票。老先生这才放心地回家等票去了。
台湾师范大学戏剧专业的陈教授,是沈春池文教基金会秘书长陈春霖先生的好朋友,也是浙江人。2日下午,陈春霖接到了陈教授要票的电话。因为已经没有在台北的演出票,陈春霖回话说这只能怪你自己了,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呢。陈教授诉苦道:“今天刚从外面出差回台,父母亲就让她赶紧为他们要戏票。虽然和你是老朋友,可我从没向你要过戏票,这次是父母之命难违,你怎么也得帮我这个忙啊。”
无奈之下,陈春霖也用了个折中的办法,即争取为她留两张台北之外的演出票。陈教授连连说这没关系,只要有票就好,但台北的票给两张就行,只给父母去看,若外地的票就得要三张了,自己得开车送他们去看戏啊。这无疑又给陈春霖增加了一张票的压力。
陈春霖说,浙江婺剧团到台湾之后,这样的电话他每天得接无数个,这让他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婺剧《白蛇传》在台湾未演先红,这么受人欢迎;害怕的是拿不出戏票,让很多人失望,也得罪了不少朋友,真让他左右为难!
中山堂门前的长龙
今年80高龄的刘克扬老先生是南京人,说话时还有着浓重的南京口音。两周前他路过中山堂时,刚好看到“台湾·浙江文化节”即将举办,婺剧《白蛇传》将在这里上演并可以无偿取票,刘老先生喜出望外,当即进行了登记,不日就拿到了两张赠票。
1月3日晚上7点半,是浙江婺剧团在台湾的首场演出。因为台湾剧场演出票不是对号入座的,而是谁先到谁先坐,为了能有一个最佳位置看演出,刘老先生不到5点就来到了中山堂。因为实在太早了,他就到附近的小饭店去吃饭,6点不到又回到门口准备排队进场。哪想到,此时已经有人捷足先登,排在了第一第二的位置,刘老先生只能屈居第三了。
排在刘老先生前面的是一对母女和她们的朋友。母亲叫张曼琴,今年79岁,嵊州人;女儿40多岁叫俞珍如,约了两位朋友一起,专门陪母亲来看戏。俞珍如告诉记者,平时晚上母亲基本不出门,但今天母亲就像过节一样,早早就要来排队,希望能坐前面看得更清楚一些。一旁的张老太太接话说,她来台湾已经60年了,以前在家乡时经常看到农村演越剧,到台湾后就很少看戏了。以前交通不方便、资讯不发达,没有机会看婺剧。2005年她曾在女儿的陪同下,到过金华和义乌,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但也因为来去匆匆,没有看过婺剧。这次浙江婺剧团专程从金华来台湾演出,让她感到格外地亲切。所以,她今晚在家怎么也待不住,便提前一个半小时来剧场排队等候进场。
俞老太太得知“浙婺”为了来台湾,仅签证就办了4个多月,吃惊之余她脱口而出:“真希望两岸快点三通,大家可以今天来明天来,天天往来!”
晚上7点过后,中山堂门口《白蛇传》的海报两边,已经整齐排放着社会各界人士为预祝首演成功而敬献的花篮,门口的队伍则已经蜿蜒到了门前广场上,差不多有百来米长。其中有八九十岁的老人,也有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很多浙江老乡都结伴而来,不愿失去在家门口聆听乡音的机会。而候补座位等待区前,也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排队者希望在进场后能有空位可以补缺。
第二天晚上的演出,中山堂门口来人更多,让剧场工作人员也直呼:“想不到!想不到!”
从没看过这么精彩的演出
4日晚演出结束后,一位浦江籍老乡看完演出后对记者说:“我已经60年没有看过家乡戏了。能在台湾看婺剧,从来没想到过,感谢家乡人为我们带来的乡音!”
一位湖北籍75岁的夏先生说,这出戏演员演得好,唱得更好。这些演员音量特别好,开始时我还以为是在放录音带。她们的高音不是吼出来的,听起来比西洋音乐更柔美更自然。这么好的表演只看一遍真不过瘾,你们有《白蛇传》的DVD或者CD吗?我要买回去再多看几遍。
台湾花莲县负责文化的官员吴淑姿和表演艺术科负责人专程从花莲坐飞机到台北来看《白蛇传》。演出结束后,吴淑姿就赞不绝口:“这台戏不是不错,而是非常好!唱腔优美、武功扎实、表演传神,特别是‘断桥’那场非常精彩,这么好的戏曲节目不是能经常看到的。我今天为看《白蛇传》飞这么一趟非常值!有机会希望浙江婺剧团能到花莲去交流演出。花莲原住民的歌舞也很有特色,我们也希望能有机会到大陆去表演、去交流。”
台湾“中央大学”教授、台湾昆剧团团长洪惟助先生连连夸赞道:“今晚的演出非常棒!虽然早前也曾看过婺剧《白蛇传》的录像,但现场的感觉仍不一样。古老的婺剧音乐旋律优美,跌宕有致,民族特色非常浓烈。剧情紧凑,舞美、服装、扮相都很好;演员唱功也很好,高,高得上去,低,低得下来,唱腔咬字都很清晰。据说这批演员都只有20来岁,婺剧真是后继有人!非常感谢浙江省和沈春池文教基金会为我们送来这么精彩的好戏!元月9日在台湾艺术大学的那场演出,我的30位戏曲专业硕士和博士生都将前往观看。相信他们也会大有收获的!”
坐在记者身后的是祖籍郑州83岁的宋老先生和他的两位朋友。演出当中,宋老常常会情不自禁地随着音乐哼唱起来,并不时用掌声来表达他的赞美和喜爱。得知记者是随剧团从金华来的,他再三对记者说:“我这么大年纪了,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好看的戏!今天真是太高兴了,太谢谢你们了!”
演出结束后,观众久久不肯散去。在剧场大厅内,有争相选购婺剧碟片的,有和工作人员交流的,和演员拍照的人更是一拨接着一拨……
  •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