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简体版 | 繁体版 | English

高音王子”激起市场涟漪
发布时间:2007-06-26   来源:文化传播网   作者: 黎宏河   字号:  
独特难逾的5个8度、雌雄难辨的海豚之音、摄人心魄的迷人眼神、情绪亢奋的舞台表演……俄罗斯歌手维塔斯(VITAS)的这一些不可思议的传言,从今年3月起,成为一些人议论的焦点。6月15日维塔斯北京演唱会门票,开票不到半个月就被一抢而空。维塔斯为什么会吸引众多歌迷的眼球?他的演唱会又为何激起了演出市场的阵阵涟漪?
场外“黄牛”十分活跃
6月15日,俄罗斯青年歌手维塔斯的北京演唱会当晚7点半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晚6点35分,记者从地铁天安门西站一出来,就被10 多个票贩子包围。“有票吗?”几乎每一个从地铁里出来的乘客都遭到了他们的“骚扰”。
走出地铁,又有七八个“黄牛”堵在出口处。他们一个个拿着一叠百元钞票,不停地向路人询问“是否有多余的票”。出口东边5米处,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正拿着手里的票和“黄牛”讨价还价,一张1280元的票,“黄牛”只肯出400元收购,经过一番简单的杀价,最后“黄牛”掏出600元成交。
随后记者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向北、沿北门到地铁天安门西站出口处的这段路上看到,“黄牛”超过100人,近8成在收票,多数“黄牛”手头的演出票不超过两张。一位“黄牛”告诉记者,他们绝大多数人事先未能囤积到演出票。
7点30分,演出已经开始。但人民大会堂东门广场入口处,仍聚集着300多名没票的观众。一名40多岁的男子高举着两张680元的门票大声问到:“有谁要票?”话音一落,该男子即刻被围得严严实实,四五个“黄牛”用力拉开几名想购票的观众,抢上前去争相购买。“别抢!别抢!”那位欲卖票的男子一面将票收回怀里,一面用力挤出人群,惊恐地说道:“我不卖了,不卖了。”
但包围的“黄牛”还是将他从入口处拥到了人民大会堂西路的人行道上。“多少钱啊?”“我一张给300。”“一张400。”“500。”“我600!”一名小个子的“黄牛”自知身体吃亏,报出了600元的价格。“你疯啦!”报价一出,小个子旁边的另一“黄牛”瞪了他一眼说道。小个子没有理睬,挤过去从身上掏出12张百元钞票递向卖票的男子。10分钟后,记者亲眼见到这位小个子“黄牛”,在入口处南边以一张800元的价格将刚到手的票卖给了一对年轻的情侣。
从7点40分开始,“黄牛”们开始提高票的价格,除1280元以上的票,其他票的出售价都高于票面价,比如680元的卖到了800元,880元的卖到了1200元等。为什么会这样?一个王姓“黄牛”告诉记者说,虽然演出开始了,但门口还有这么多人没有票,能够等上半个小时不离开的人,基本是真正想看演出的。在演出和金钱上,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不会吝啬。
正因如此,多数未进场的观众开始焦躁不安。“都演出半个小时了,可我还站在这里什么也不能听见,什么也不能看见。”一位20多岁的小女孩站在广场路边的树底下向同伴抱怨说。
维塔斯为何受观众追捧
临近晚8点,一直等候在东门入口处的秦小姐看着周围的“黄牛”们把票价越炒越高,心急如焚。这位年轻的钢琴教师从家出来的时候带了1000多元钱,为了在演出现场录音,她花费620元在商场买了一支录音笔。原本打算花400元在现场买一张“黄牛”票,可是一直未能如愿。
秦小姐告诉记者:“两年前,第一次听维塔斯的歌,我就感动了。他的歌多数前半部是柔和的男中音,但到高潮部分,会飙到比女声还清亮的高音。我从未听过如此感人的声音,他的歌曲好比魔法,富含感情。是他的魔力震撼了我,他为我的世界开辟了一个声音存在的全新天地。”随后她给记者展示了一首名为《聆听》的歌。“歌是我专门为他写的,没有写完,我特别希望由他来续写完成。”
“他太帅了,尤其是那双迷人的眼睛。”两位来自北京某职业学院的女学生说,开票的当天特意请假去买的票,看不看演出其实无所谓,就是想看看他的“真人”。
5名来自北京理工大学的学生说,因为提前买不到便宜的票,他们6点半就来了,希望在现场花100元买到“黄牛”票,可是他们从“黄牛”处问到的最低票价为400元。在谈到为什么喜欢维塔斯时,其中一位学生说:“除了他独特的高音外,他的歌词非常有内涵。他的歌曲不再是对爱情的单一描述,而是融合了对宗教与哲学的阐释。”
当晚9点,在入口处的马路边,一个20多岁的女孩正拿着一部手机聚精会神地听着。手机声音很大,但有点杂,不时传出的阵阵掌声和高亢的歌声吸引着周围的目光。女孩说:“维塔斯唱得太美了,让我如痴如醉。听他的歌,听一天都不感觉累。”她实在没钱买票,就和进去的朋友说好了,用手机“直播”的方式来“听”演唱会。说这番话时,记者看到了她红眼圈边上满是泪水。
在网上,随处可见歌迷对维塔斯的溢美之词。腾讯网一项由15676名网友参与的“维塔斯的什么吸引了你”调查显示,7311名网友选择了“无敌海豚音”,占46.64%;4175名网友选择了“歌曲很好听”,占26.63%;3848名网友选择了“实在太帅了”,占24.55%;只有342名网友选择了“对他没兴趣”,占2.18%。
演唱会何以一票难求
“精彩是预料之中的,成功是预料之外的。”中国国际文化艺术公司总经理江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3年前,维塔斯就凭借其“天籁般的海豚音”通过互联网在中国悄然走红。6月15日下午5点,百度一下“维塔斯”,中文网页为54.7万个;6月22日下午两点,再次百度一下“维塔斯”,中文网页达到140万个,而在2004年,同样的网页还只有约2万个。如今维塔斯中国歌迷网站注册会员已将近4万人,分布在包括西藏、新疆的广大地区,最小歌迷仅6岁。
“维塔斯此前的影响力的确为演唱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但专业的市场运作也非常到位。”作为这一项目的操盘手,江凌毫不掩饰对维塔斯艺术水准的赞誉,也按捺不住对项目精心运作的得意。
在宣传营销方面,主办方中国国际文化艺术公司早于演唱会4个多月发行维塔斯CD、DVD专辑;春节后与搜狐网合作开通官方网站;4月在腾讯网上开通维塔斯博客;3月与中央和地方电视台、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以及光线传媒、华娱等电视媒体合作,不间断播出维塔斯音乐作品;5月在北京投放50块公交站牌广告和数十块地铁广告;5月与房地产公司相互借力造势;5月在《风尚志》、《北京乐讯》等数家杂志推出封面人物报道;在麦乐迪、使馆区、三里屯、后海等地方派送数千张宣传卡……
中国国际文化艺术公司经理助理刘纯子说:“前期宣传主要集中在让大家知道并了解维塔斯,中期宣传就是在网站、电视台和广播电台推出他的音乐作品,后期宣传则集中在演唱会的亮点。”
如此大动作的宣传,没有让主办者失望,仅4月30日腾讯网弹出新闻8小时的点击数就超过13.6万人次;维塔斯播客开通前半个月点击数超过15.2万人次;5月15日开票当日的票务销售额达100多万元,此后不到半个月时间,能够出售的近4000张门票全部告罄,票房总收入200多万元……
“演唱会目标人群为学生和白领。”这一既定目标也如他们所愿。维塔斯北京演唱会票务总监马莲告诉记者,近4000张可售票中团体票不超过1/8,15岁以下初中生约占15%,15岁至35岁占80%。这一数据与记者当日在演出结束后对退场观众的目测基本一致。
维塔斯在北京的火爆也直接影响了上海、重庆、成都的演唱会。维塔斯北京演唱会的第三天,即6月17日,维塔斯上海演唱会在东方艺术中心举行。据上海的朋友说,当晚一张580元的门票炒到1500元,1280元的门票炒到6000元。6月19日,维塔斯重庆演唱会在重庆大礼堂音乐厅举行,380元的票被炒到800元,而980元的票被炒到1800元。据票贩子说,这个票价是重庆近几年卖得比较高的,而且票卖得这么快,出乎意料。当晚,有人甚至拿出了“工作证”兜售,叫价300元。6月20日,维塔斯成都演唱会上,1880元的高价票创下成都演出新纪录,演出现场所有过道都挤满了人。
  • 【附件下载】